首頁| 股票|財經|基金|理財|商業|區塊鏈

當前位置:財經中國 > 商業 >

動視暴雪首席執行官Bobby Kotick:打造NBA式電競聯賽

2018-11-27 17:27       來源: 第一財經 | 大東

  作為動視暴雪的首席執行官Bobby Kotick基本每個季度都會來一次中國,身為可口可樂董事會成員,他于1991年就成為動視的CEO.2007年威望迪并購動視,并將旗下暴雪子公司并入其中,Bobby繼續出任動視暴雪CEO,并成為游戲界的風云人物,一度被視為全美收入最高的CEO。

  提及暴雪,或許很多人對這個名字并不熟悉,但它所制作和發行的游戲卻無人不曉,為全球粉絲所追捧,包括《魔獸爭霸》、《星際爭霸》、《爐石傳說》等經典游戲巨作。從全球游戲行業營收排名來看,暴雪高居榜首,是美國游戲業皇冠上的寶石之一。

  不過,近期Bobby來到中國談及最多的就是《守望先鋒》電競聯賽。《守望先鋒》是一款全面電競化的游戲,暴雪試圖以北美職業聯盟的形式推行《守望先鋒》電競,這也承載著老牌暴雪掘金電競產業的希望。

  “游戲正在變為一項擁有更廣泛吸引力的觀賞性體育項目,我們正在構建一種全新的體育模式。”Bobby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Bobby提及的新模式是指,擺脫以往大多數電競比賽升降級賽制,將傳統體育賽事中的主客場制度帶入電競,讓全球各大城市擁有其所代表的戰隊,各戰隊將各自尋求自己本地的場館,以供未來賽季的主場和客場比賽使用,每個戰隊隊員都有不菲且穩定的薪資和福利保障。

  北美職業聯盟一直被視為電競賽事的對標模式,也被視為電競比賽真正走向成熟的標志,包含游戲設計制作、電競選手的選拔培養、賽事組織包裝、內容制作傳播、粉絲經營、門票衍生品開發等環節。然而無論從電競的普及度,抑或電競產業鏈的完善程度而言,這都是全新的探索。

 

  NBA式電競聯賽

  “守望先鋒是暴雪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游戲之一,未來還將持續成功,特別是守望先鋒聯賽的推出。”對于推行《守望先鋒》電競事業,Bobby寄予很大的希望,而《守望先鋒聯賽》(下稱“OWL”)又能否成為暴雪下一個利潤增長點,承載Bobby的期望?

  在位于美國洛杉磯的伯班克攝影棚(The Burbank Studios)外一群粉絲已經開始排起隊伍,當地時間1月10日下午四點這里即將舉辦《守望先鋒》聯賽。

  伯班克被稱為“世界媒體之都”,這里聚集了全美最豐富的媒體資源,這棟建筑曾經是伯班克演播室的一部分,很多著名的電視節目在這里錄制。如今暴雪將這里進行改造,成為暴雪的專屬電競場館,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三面環繞的巨大的電子屏幕下,擺放著兩支隊伍的比賽桌椅,12臺頂尖配置的電腦擺放其上,比賽現場可以容納450余名觀眾,而首日比賽門票早已在兩天前售罄。

  比賽現場《守望先鋒》的粉絲們,手里拿著戰隊的熒光牌和各式各樣加油助威的標語,戰隊選手們從底層通道出場,粉絲集體高呼戰隊名字,和戰隊隊員擊掌助威。如果不是身處其中,你很難相信游戲的魅力如此深入人心。

  舉辦如此規模的一場比賽并非易事。據現場工作人員向第一財經透露,轉播一場OWL需要近百名技術人員的支持,電競聯賽的報道和轉播技術也在向傳統體育靠齊。

  在舞臺的左面,四位主持人會進行比賽的串場介紹以及賽后的隊員采訪。同時現場還配置了多個解說室,結合屏幕中隊員們的實時操作,深入分析那些改變比賽戰況的精彩戰術和壓哨絕殺,從而幫助觀眾理解比賽中的精彩操作和實時進展。

  解說員的旁邊也會配備數據分析,來統計隊員的表現情況。導播則會為觀眾指引戰場重點,讓觀眾以第一視角看到不同隊員的操作情況,以及整個戰場的形勢。

  如同傳統體育項目直播現場一般,一切井然有序。這或許正是暴雪選擇將電競館落地于班伯克攝影棚的用意所在,將電競打造成為專業的體育項目。

  “每個戰隊和選手會有一定的考核,年薪5萬美元起步,除此之外會給每位選手額外的健康保險和退休保障計劃。”上海龍之隊經理Van告訴第一財經。

  除此之外,公司還會給隊員提供免費的住宿及訓練場所,贏得比賽之后可以分出50%的獎金給到戰隊,要知道一年一度的OWL S1的總獎金池為350萬美元,且冠軍至少可以獲得100萬美元的獎金。

  上海龍之隊是目前OWL中唯一一支中國參賽隊伍,背后的隱秘金主則是網易公司,去年7月網易拿下了上海戰隊名額,成為中國首個新戰隊擁有者。

  將聯賽打造成為NBA級別的賽事,自然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如同NBA、NFL一樣,電競戰隊所有者背后都是赫赫有名的資本大鱷。

  據了解想要獲得一個城市席位,需要支付2000萬美元費用,才能獲得特許經營權,約合人民幣約1.3億元,這還不包含高昂的經營費用和戰隊日常開銷。

  對于城市的選擇,Bobby表示會更多考慮粉絲和玩家群體基數,其次會考慮所熟悉的戰隊所有者,麾下是否有眾多知名選手或能否為觀眾提供最佳比賽體驗。在OWL開賽的推動下,動視暴雪股價創下歷史新高,突破70美元大關。

  Bobby的商業天賦從讀書時期就有所展露。他成長于紐約州長島,在讀書期間就曾經營公司。令人意外的是Bobby游戲事業的引路人是喬布斯。

  在密歇根大學學習藝術和文學期間,Bobby創辦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主要出售蘋果二代個人電腦所用的軟件。1984年蘋果聯合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到學校和團隊見面,對他們說:“我們可以資助你們,為什么還一定得留在學校學習什么藝術史呢?”因為這句話Bobby放棄了藝術專業,投身到游戲產業,并成為視頻游戲行業在職時間最長的一位CEO。

  這是一門好生意嗎

  富豪們愿意為此買單的背后,Bobby所推動的NBA式電競聯賽究竟是怎樣一門生意?

  如同NBA達成的9年240億美元天價轉播協議一樣,直播和轉播收益是電競重要的商業化通道。

  以《OWL》為例,國外直播平臺Twitch與暴雪簽訂了9000萬美元的天價合同,拿下了未來兩年OWL的獨家轉播權,這也被外媒稱為電競史上最大的一筆合同。

  根據OWL官方數據,開幕日吸引到的觀眾人數達到了平均每分鐘40.8萬人,在開幕周為期四天的比賽時間里,共有超過1000萬人通過Twitch、MLG和中國流媒體合作方戰旗直播、網易CC直播和熊貓直播收看賽事。

  電競的收入遠不止于此,還包括頂級贊助商的支持,以及游戲內植入廣告、職業戰隊贊助、賽事冠名、解說合作等。

  英特爾和惠普是OWL的長期贊助商,也因此戰隊選手的游戲硬件支持均來自這兩家,例如搭載Intel Core i7中央處理器的惠普OMEN系列個人電腦產品及顯示器等。

  傳統大品牌們也開始將廣告贊助預算瞄向電競產業,汽車生產商豐田公司與《守望先鋒聯賽》達成協議,成為《OWL》創始賽季品牌合作伙伴。

  對于這些贊助商而言,擁抱電子競技,意味著擁抱年輕消費一代,對于年輕人而言,電競不僅僅是一款游戲,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且這部分受眾數量龐大、深度垂直。

  在美國很多千禧一代人從小就玩電子游戲,他們對電競的接受程度高于上一代美國人。荷蘭市場研究公司Newzoo發布的美國電競粉絲行為習慣的調研報告顯示,與橄欖球迷相比,美國的電競粉絲人群表現出明顯的年輕化趨勢,56%的橄欖球球迷年齡超過35歲,在所有《守望先鋒》的電競粉絲中,年齡介于18周歲至34周歲的人占到了68%。

  以城市為單位本地化運營方式,會創造新的收入來源,“本地主場能夠吸引更多本地贊助商,同時也可以針對本地自身情況來培養戰隊的忠實粉絲。”《守望先鋒聯賽》主席Nate Nanzer指出。

  針對這些城市特性,當電競戰隊被貼上城市標簽之后,會形成本地化粉絲圈,這為電競在C端營收創造了可能。在OWL期間聯賽皮膚也在游戲中上線,12個戰隊都有各自的主題顏色,購買下來整個戰隊26個英雄需要花費628元,因為每一款聯賽皮膚象征著戰隊的主場城市和明星選手,有不少粉絲購買。

  伴隨城市規模拓展,可以打破比賽集中于上海、北京個別城市的現狀,吸引不同城市粉絲到本地線下參觀比賽、組織粉絲活動、進行游戲文化體驗等,在Bobby的計劃里未來杭州、北京等城市或許也將擁有自己的城市戰隊。

  本地化運營所帶來的新營收在伯班克攝影棚也處處可見。例如競技館內設立了“暴雪裝備”商店,在官方周邊商品店內,價格不菲的周邊產品頗受歡迎,付款處都排起了長隊。

  “如同關注體育比賽,你會發現體育粉絲會去支持他們的戰隊,線下比賽會帶來新的粉絲,粉絲還有消費動機。”Nate告訴第一財經。

  雖然動視暴雪的大部分收入來自于游戲,但Bobby的目標不止于此,在采訪中他曾提及希望將今日最具盈利能力的游戲公司,打造成全球最賺錢的娛樂公司,從電競產業鏈的一系列布局也可以一窺他的野心。

  被游戲耽誤的影視奇才

  如何在游戲設計中突出競技性,豐富游戲玩法的同時保證競技的公平性,這些都要追溯到電競上游——游戲的設計和開發環節,《守望先鋒》這款游戲也經歷了胎死腹中到鳳凰涅槃的過程。

  在創造了《魔獸世界》之后,暴雪野心勃勃地醞釀神秘的“泰坦”計劃,研發七年后與最初設想依舊存在偏差,暴雪面臨著兩個選擇,投入更多的資源來試圖修正錯誤,或壯士斷腕重起爐灶。

  泰坦計劃最終被取消,對于這次經歷《守望先鋒》游戲總監Jeff Kaplan用“毀滅性的打擊”來形容,對于習慣品嘗成功的游戲天才而言,這意味著自信心的全面摧毀。

  “推出一款新的游戲IP是件很重大的事情,必須要慎重對待。”Bobby說道,這是暴雪研發游戲一貫的姿態。“如果游戲賣的不好,有時只是它的銷售不如預期的好,有些失敗更重要,比如沒能達到用戶預期。”

  在鼓勵企業創新方面,暴雪一直信奉一個準則“從失敗中學習”,Bobby認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給予人失敗的自由,你可以弄清楚失敗,并將它轉成不同方法的源泉。他們決定組建一個小規模的團隊重新思考出路,《守望先鋒》的靈感也從泰坦遺產中誕生。

  與暴雪以往暗黑、魔獸、星際系列不同,《守望先鋒》這款游戲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積極向上的世界觀。游戲的背景發生在地球,經歷了經濟發展的黃金年代后,人類研發設計的智能機器開始試圖反叛統治世界,聯合國成立了由各種戰士和科學家組成的守望先鋒團隊來保護人類守衛和平。

  當Jeff Kaplan用幻燈片第一次給Bobby展示《守望先鋒》的時候,Bobby讓他放慢講解速度,要求再看一下托比昂的原設,這是一個拿著鍛造錘的瑞典工程師,Bobby感慨這是他見過最引人注目的人物形象,自此便時常試玩關心游戲的進程。

  十年做游戲,九年做CG(游戲動畫),在業界暴雪被粉絲調侃為一個不務正業的電影公司,偏偏跑去做游戲。

  為了增強浸入感,驅動玩家產生共鳴,游戲制作團隊拍攝了精美的CG來講述人物之間的關系,他們性格迥異,擁有不同的能力和技能,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個性。

  Jeff Kaplan告訴第一財經,“因為故事發生在地球,他們有著不同的歷史、文化和地域經驗,粉絲很容易在角色中尋找到自己的影子,與這些角色產生情感共鳴,這是《守望先鋒》獲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為了增強競技性,游戲設定為6V6的團隊游戲,截至目前游戲中一共有26名英雄,每個英雄又有3到5個技能,他們有進攻型、防御型以及為隊友提供治療和特殊能力的輔助類英雄等,玩家必須配合才能贏得比賽,這就意味著團隊必須結合每個英雄的特性來制定戰術,隨時改變英雄組合和作戰策略。

  為了讓游戲更具普適性,Jeff Kaplan告訴記者團隊也盡可能地讓英雄更容易上手,讓沒有玩過射擊游戲的玩家也可以來嘗試。

  沉迷游戲的“壞學生”

  一臺電腦、一個鼠標、一副耳機,不停操作鍵盤,在上一代人眼中“不學無術”的“游戲迷”,如今變身“電競職業選手”,收入動輒上百萬上千萬。

  關于電競選手兩極化認知,也折射出電競產業環境變遷。與大眾認知“玩玩游戲”不同,上Van告訴第一財經,這些隊員每天要訓練12個小時,一周工作六天,而整個休賽季也只有10天左右的時間。比賽首日龍之隊表現并不理想,當晚隊員和教練們又徹夜復盤了比賽中出現的問題,討論新的戰術和思路,調整訓練計劃。

  電競選手的年齡普遍較小,一個有趣的插曲是,暴雪賽期舉辦的晚宴幾乎所有的戰隊選手都無法參加,因為他們的年齡未達美國規定飲酒年齡(21歲),OWL要求戰隊選手年齡必須滿18歲,這也將很多優秀的自由人選擋在了門外。

  職業電競同樣是青春飯,選手的黃金年齡只有5到8年的時間(18歲到25歲),聯賽制的出現為電競選手的職業規劃提供更多的選擇。

  “聯賽制度的設立也是希望每個隊員以做事業的態度來做聯賽,和傳統體育一樣,當你的運動生涯結束以后,選手也可以選擇轉為教練、解說或電競運維人員。”Van告訴記者。

  在Nate看來,主客場的賽制更有利于電競賽事的商業拓展。“在建立全新的電競聯賽的時候,必須要為粉絲、戰隊以及背后的贊助商提供穩定性和安全感。”

  雖然升降級賽制讓比賽的對抗性更加激烈,但戰隊的不穩定性往往會誘發一些急功近利的發展模式,例如戰隊瘋狂搶奪有經驗的老隊員,新人難以出頭,反映到C端,粉絲的積極性也會受挫。更直接的影響在于贊助商為了規避戰隊降級所帶來的風險,很少和戰隊簽訂長期合同。

  Nate認為“一旦有了這份穩定性,決策將會是基于聯賽這個整體,以對比賽最有利的方向去考量,出發點就會發生變化” 。上海龍之隊戰隊選手Roshan就計劃在退役后成為電競解說策劃人員或加入到各個戰隊做協助工作。

  令人意外的是這些選手表現出與年齡不相符的成熟,對于自己的職業選擇清晰明了。Roshan認為選擇電競讓自己失去了得到一份穩定工作的機會,隨著年齡增長再去完成學業也比較困難,這就是自己要承擔的風險,“滿足18歲成人,就要為自己的決定而負責,無論成功和失敗都不應該讓其他人為此買單。”Roshan說道。

  Roshan將電競當做自己的事業,在他看來“如果獲得自己所熱愛的事業,每天都充滿干勁,身心都不會感到疲憊。”伴隨一次次比賽的勝利和工作合同的簽訂,家長對于電競產業的認知也在發生變化。

  “其實和傳統的運動員踢足球打籃球一樣,我們在電腦上進行競技沒什么差別。”龍之隊電競隊員Fiveking告訴第一財經,“接受是需要時間的,一開始父母也不了解電競是什么行業,但通過網絡和線下的各種接觸,父母現在都支持我們的工作。”

  得知Roshan成為職業電競選手,身邊的同學朋友都向他投來羨慕的眼光,在他看來以往父母會避開孩子愛玩游戲這個話題,但如今過年家庭聚餐,電競也成為一個話題。“如果有一天,電競能夠像男人討論足球、女人討論電視劇一樣,那么電競產業就真正走向了成熟。”Roshan說道。

  早在上世紀90年代早期Bobby第一次來到中國,他坦言非常熱愛中國的文化、建筑,也非常享受在中國度過的時光,更有幸參與到中國這么一個興旺的市場。

  當下中國的游戲市場已經今非昔比,面對層出不窮的新游戲、玩家頻繁更替的游戲興趣以及電競賽事的涌入,對于老牌暴雪和Bobby而言都是新的挑戰。

  (原標題:動視暴雪首席執行官Bobby Kotick:打造NBA式電競聯賽)


相關報道:

    相關新聞

    3d福彩开机号